2019年04月06日

最新文章美国对华为采用手段

  《环球邮报》12月13日文章,原题:对国际的真正是美国而非中国

  马克·吐温曾说,历史是押着同样韵脚前进的。若果真如此,那我们如今所处的时代线年前那段时期。现在,美国在一个执意要中国的领导下,正把世界推向灾难,如同当年的欧洲列强那样。

 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抓事件的背景非同小可。这是特朗普升级对华冲突的举动,近乎是美国对中国商界宣战。这样做也令在海外的美国商人面临被别国采取类似行动的风险陡增。诚然,公司有不当行为,管理者应负责,但拿一名中国著名商人——而非那些不干净的美国CEO和CFO开刀,是对中国、商界和的巨大挑衅。

  孟女士被控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。但曾违反制裁的有大量美国和非美国公司。自2010年以来,有一堆大金融机构都曾因此类行为被罚,包括摩根大通、美国银行、关岛银行、渣打银行、德意志银行、东京-三菱银行、荷兰国际集团、泛太平洋银行、阿布扎比国家银行……但他们中没任何一家的CEO或CFO被或。

  很明显,美国针对孟女士的行动,是特朗普更大——通过关税、向中国高科技出口关闭市场、中国收购欧美科技公司,从而削弱中国经济——的一部分。毫不夸张地说,这就是对华经济战的一部分,且是那种无所的。

  华为是中国最重要的科技公司之一,因此也成为特朗普拖慢或中国向高科技发展的头号目标。美国在这场经济战中的动机部分是商业上的,部分是出于地缘考虑,但肯定都与国际没什么关系。

  美国特别针对华为,因为该公司全球推广先进的5G技术很成功。美国称该公司通过软硬件隐藏能力从而构成安全。但美国并未提供过。《金融时报》最近华为的一篇文章就出这种问题。作者称“不可能拥有干预信息通信技术的具体,除非是幸运到能大海捞针”,但接着声称“你不能冒着将自己的安全置于潜在对手之手的风险”。换言之,我们无法真正指出华为犯了什么错,但还是应将其列入。

  在特朗普看来,当全球贸易规则妨碍其手段时,

  规则就必须滚蛋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几乎承认了这点。他说:“我们的正在地退出或重新谈判过时或有害的条约、贸易协定和其他不符合我们主权或盟友利益的国际协定。”而在退出相关协定前,美国毫无地采取单边行动,将这些协定弃如敝屣。

  孟晚舟事件更具挑衅性,因为它是基于美国的域外制裁——也就是说,美国可对别国发号施令,要求其与第三国贸易。若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告诉美国公司他们能跟谁、不能跟谁贸易,美国定然不会。

  对非国家角色的制裁,不应由某个国家来执行,而应根据联合国安理会达成的协议。在这方面,联合国安理会2231号决议呼吁所有国家取消对伊朗的制裁,这也是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的一部分。但是,美国——唯有美国——安理会在此类事情上的角色。所以,如今对国际进而全球和平的最大不是华为或中国,而是特朗普。▲(作者杰弗里·萨克斯,乔恒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