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8月31日

母爱的奥秘不言而喻

  谢老师走了,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操场上。

  旧时烟火都是由扎在烟火架上的各种爆竹礼花逐次燃烧造成的效果,我小时候看过,比西式烟火更精彩绚丽,但危险性大。

  

  母爱的奥秘不言而喻

  男孩完成了《读者》中那篇文章的忠告,而结局却和其背道弛。

  在一些媒体印象中,提到失败者,首先想到的就是我。

  而中国人普遍的一个现象即是“小富即安”,所以到达这个阶段的人可谓凤毛麟危。

  以前的我被男人牵制太多,我开始十几年时间我把青春付出给了家庭与孩子,后面接近四年付出给了的一个魔鬼,最后自己只剩下记忆与仇恨,最后连仇恨也没有,只剩下对男人一种简单的认识,这种认识就是男人是一种自私的动物。

  世界离它很远,但是,它并没有孤独自己。

  

  认路仍然是一个问题,之后的租房、找兼职、出游都无法避开它,而当时的我还无法承担一部有导航功能的智能手机的昂贵费用。